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媒体看法院
思明区人民法院立案庭庭长黄素萍: 法院“第一道窗口”有她在更安心
文字来源:厦门电视台    发布时间:2017-11-17    字体大小:
 【人物名片】

  黄素萍  现任思明区人民法院立案庭庭长,曾先后被评为全省法院系统先进工作者、福建省优秀女法官、厦门市劳动模范、全省十佳法官、最美劳动者,荣立个人二等功1次、个人三等功1次。

  【座右铭】

  一个法官一生会审理几千起案件,每个案件对我可能只是工作的一部分,但对参加诉讼的老百姓来说,或许是一辈子仅有的一次,不但直接影响到他们的切身利益,也会影响他们对法院工作的看法。

  繁忙的诉讼服务中心,是黄素萍每天当“管家”的地方。

  超过250平方米的大厅一览无余:10个窗口、调解工作室、法律援助值班律师工作室、大门两侧各有几十个座位的等候区,在其中穿梭不停的是当事人、律师、法庭义工、法官……有人在递交诉状,有人在结算执行退赔款,有人在接受调解,还有人在咨询起诉状该怎么写。

  地上没有划线,但仿佛所有人都按某个既定的路线行动,人再多也井井有条。这里是思明区人民法院诉讼服务中心,也是这个年新收案件数超过3万件的基层法院迎接当事人的第一道窗口。而黄素萍是这个窗口的大管家,有她在,就有妥帖和安心。

  文/本报记者 谭欣妮图/本报记者 林铭鸿

  为当事人多想一步

  她说,“相比被动地为当事人立案,我们更应该起到指引的作用”

  立案庭不只管立案。多元调解、小额民事案件调裁、财产保全实施,还有再审复查、公示催告、信访……庭长黄素萍一边跟记者介绍一边都笑起来了,“连我们自己也得掰着指头算才能算清楚。”

  这么多业务集中在一个部门,忙中还能不出错,问大管家黄素萍有什么绝招?她给的答案一点都不花哨,“就靠细致和指引”。

  不耍花枪,全靠扎实功夫,这是黄素萍坐了大半年窗口后领悟出来的“奥义”。2011年她从莲前法庭调到立案庭,名义上是副庭长,但当时她和庭长都要轮流在立案大厅,也就是现在的诉讼服务中心,坐柜台办业务。她负责“绿色通道”,除了接待有困难的当事人,也相当于是全大厅的“机动”窗口,碰上疑难事项就转到她这儿来。

  “当事人一听说不符合立案条件就发火啊,带来的材料不齐全啊,要起诉但搞不清被告是谁,这都是家常便饭了。”黄素萍说,“有时候当事人一个不满意,就要‘找领导’。我们没有别的办法,只能沟通,再沟通。”

  她在审判庭待了十几年,可大把的审判经验在这儿都派不上用场,她只能从头学起。“有个工作人员特别受欢迎,我就观察她,发现她会帮助当事人把材料分门别类地整理清楚,还列个单子,告诉他哪些材料缺了,哪些是不必要的。”她记下了,学起来,还推广到了整个立案庭。现在,每个窗口工作人员手里都有几份材料清单,债务纠纷、婚姻官司、房屋买卖案件起诉各自需要哪些材料,单子上都分门别类地列清楚了,当事人来了就给一张,“这样双方都不出错,工作效率也高。”

  立案庭的功能虽然多,但其实内在自有一套逻辑,“当事人来立案就是为了打官司,但其实解决纠纷的途径不止一种,诉讼服务中心要引导当事人发现这些可能性。”所以黄素萍先后在立案庭引入了法律援助值班律师工作室和多个调解办公室,当事人在等候立案的同时,可以向律师咨询法律问题,也可以尝试先行调解,“相比被动地为当事人立案,我们更应该起到指引的作用。”

  法院案件的“分流阀”

  她摸索出一套制度,立案庭一年能分流近5000件案件

  如果说诉讼服务中心的业务,黄素萍还能有样学样;那诉调对接中心,她可真是一招一式都靠自己摸索。2013年7月思明法院诉调对接中心成立,她是中心副主任。从工作方案开始,她一步一步完善内部流程和制度,充分发挥调裁法庭、法官调解工作室、保全组等内设机构的功能作用,并积极整合诉调、诉警、诉裁等原有诉调对接机制,与14个特邀调解组织建立对接关系、选任8名特邀调解员驻庭。直到现在,特邀调解员仍是诉调对接中心不可或缺的一股力量,尤其是难调解的邻里纠纷,派他们出马最有效。

  先摸索出一套制度,后面的就能有样学样了。在黄素萍的推动下,拉动思明法院诉调对接中心的另外三驾“马车”也渐渐跑了起来。杨建伟法官工作室是中坚力量,有案子要调解先找他;公证员调解主攻婚姻家庭、继承析产和民间借贷案件,办理文书更方便;律师调解员则专攻商事合同纠纷,能力强、责任大。

  目前,以诉调对接中心为主,立案庭一年能分流掉的案件近5000件,占思明法院全院民商事案件量的三成,而全院案件中有超过六成都是民商事案件。

  你家小区的“监督者”

  她为主审理过数百起物业纠纷案件,主导发出全市首份物业管理服务司法建议书

  黄素萍这位“管家”管的不只是立案庭,还有不少市民的家——思明法院受理的所有物业纠纷案件都由立案庭负责审理,这些年她审过的案件涉及的小区少说也有上百个。

  一开始办案时,她碰到过160多位业主集体拖欠物业费的案子。白天屋里没人,她只好带着同事熬了几个晚上挨个上门送文书。不过每敲开一户门,她就多了解了这个小区一点,也离解决问题更进了一步。后来她从被动听抱怨的一方变成了主动找问题的人,“业主大多不会无缘无故地抱怨,我们法官的脚步勤一点,多到小区走走看看,真有问题就马上督促物业改进,这是最好的解决方法。”

  是没有设门禁、还是垃圾清理不到位,抑或是业委会和物业之间起了矛盾,这些小区的问题,黄素萍都能一说一个准。她还主导发出过全市首份物业管理服务司法建议书,从法院的角度给物业“号脉”,敦促物业企业改进服务质量,努力为业主们提供和谐安定的小区环境。

  【记者手记】

  “花匠法官”

  黄素萍的办公室非常热闹——剑兰、墨兰、鸟尾花、仙人球、芦荟……窗内窗外摆了十几盆,有的开花有的不开花,开花的时间各不同,不开花的叶子形态也各异,每一盆花怎么播种、怎么浇水都有讲究。

  能年复一年地把十几盆花照料得有滋有味的人,有时把养花的学问移植到管理工作上,也是相得益彰。

  有人称黄素萍为“花匠法官”,因为她对待工作的态度就像养花人对娇花一样,耐心、细致、精耕细作。其实最重要的是她心底有份责任感,她知道身前是民众,她带领的立案庭影响着民众对法院的第一观感,所以她尽心尽力为当事人解决一切她力所能及的问题。她也知道背后是审判庭,是法官,是堆积如山的案件压力,所以她发展壮大着诉讼服务中心和诉调对接中心,不断精进民事快审等审判业务,尽可能地多分流一些案件压力。在她身上,我看见了一个法官的责任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