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媒体看法院
湖里法院殿前法庭副庭长陈惠清: “除了当法官 我没想过干别的”
文字来源:厦门电视台    发布时间:2018-01-08    字体大小:
 【座右铭】

  善良的心是最好的法律。

  【人物名片】

  陈惠清,2008年进入厦门市湖里区人民法院工作,现任殿前人民法庭副庭长。先后被评为厦门市优秀法官、厦门市三八红旗手、全省优秀法官,荣立个人三等功一次。

陈惠清。(本报记者 黄嵘 摄)

  陈惠清最近刚完成了一个小目标:能一口气跑十公里,并且每周坚持跑步四到五次。

  她还有个不那么小的目标:想拿法院荣誉天平奖章。今年年初召开全市法院工作大会时,她坐在台下看着天平奖章的获得者上台领奖,那是一群从事法院工作满三十年、对法院工作作出贡献的人,“我也想成为那样的人”。

  她对法官这份工作的热情已经持续了不止十年,“从进法学院开始,除了当法官,我就没想过要干别的工作”。直到现在她依然热爱这份职业,而且越发笃定自己适合,“做得好就说明我适合,热爱就能做得好”。

  本报记者  谭欣妮

  与工作相遇

  误打误撞进门 遇上志同道合的工作伙伴

  进入法律世界的敲门砖是一套十几年前的考研教材。彼时陈惠清刚从经济学本科毕业,顺利找了份相关行业的工作,但始终觉得少了点什么。朋友考法学院研究生失败,临走前把教材留给了她。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她学了,考了,结果就从上海跑到了厦门大学法学院。

  “当时觉得学了法律好像就应该当法官。”她是那种打定主意就一头扎进去的人,研究生阶段有很多实习机会,她每次选的都是法院;毕业季同学们都在“海投”简历,唯独她只报考了法院一个单位。

  进法院的头四年,陈惠清在民事审判庭做书记员,有数不清的问题和加不完的班,“连做一个最基础的材料送达都要找承办法官问上好多次。”她说,“比如一个买卖纠纷案件,被告是一家公司,书记员去送达材料,老板如果不在,员工能不能代收?员工签名算不算数?这儿也不懂,那儿也怕出错,只能多问多学。”

  辛苦归辛苦,陈惠清觉得那样的生活很有意思,“和同一批进法院的同事一块加班,一块写判决,一块被带我们的法官恨铁不成钢,哪怕再累都很有趣。”优秀的团队让她收获了在前一份工作中没有体验过的归属感,“有时候讨论到一个司法适用的难题,同事会说‘哎我也碰到过,有个司法解释你看了没?前两天还有个外地法院出了个判决,我找出来你看看’,争论不下时还能随时找领导前辈们当‘智库’请教,那种感觉特别好。”

  她管这叫“志同道合”,“大家都想办好案子,法官就是一群志同道合的人,以同样的热情,朝着同一个目标往前走。”

  与工作相知

  结案特快 同事说“等等我们”

  陈惠清案子结得快,在院里是出了名的。今年一到十月,她已经结案230件,平均每个工作日结一个实打实的民商案件,在民商口里名列前茅。关系好的同事会开她玩笑,“你办案子太快了,能不能等等我们?”

  办案快,意味着案件的平均审理时间短,当事人能早一点放下心头大石。这有部分得益于她四年书记员生涯打下的基本功,“你手头可能有几十个甚至上百个案件在同步进行,法官随时有可能问起,案情也随时可能发生变化,忙起来真是‘万箭齐发’。”时间一长,她学会了列出优先级,紧急的先处理;也学会了利用零敲碎打的时间,“比如早上八点上班,八点半A案件开庭,利用这半个小时,我可以给B案件的判决书起个开头,或者给C案件的律师、当事人打个电话预约调解时间。”

  但她也不是一味地快。同一个案子,判决只要几天,调解可能要花上几周甚至一个月的时间,她会选择后者,只要这样更有利于当事人。“按照法律判决没有任何问题,但是当事人的问题是不是真的能得到解决,比如能不能拿到钱、要花多长时间才能拿到、会不会演变成‘执行难’,这是我更看重的事。”

  采访当天她刚调解了一起案子,20多个学生状告同一家培训机构要求赔款,因为后者承诺培训结束后能推荐学生找到高月薪的工作,结果并不尽如人意。接手案件后,陈惠清了解到这家机构有数名员工因被拖欠薪资,正在申请劳动争议仲裁,机构的资金状况可能已经出现问题。“如果直接判决,机构上诉,案件至少还要再拖上半年,届时机构还有没有钱能履行义务都是未知数。”她把学生们请到法院,一一分析了几种可能的风险和结果。后来大部分学生选择了调解。“有些人认为法院调解就是和稀泥,这种想法不对。”说到涉及自己专业的事情,一贯活泼的陈惠清正色起来,“纠纷来到法院前,双方当事人已经寻求过各种矛盾解决方式,对可能涉及到的法律也做过深入了解,又怎么会被几句话糊弄过去呢?”

  她的桌上还摆着《<民法总则>条文理解与适用》上、下两册,“就我进法院的近十年,民法领域的主要法律或修订或出了司法解释,还有数不清的实施细则、条例、规定、会议纪要和判例要参考。”无论是判决还是调解,法官可能都要先看上百页的材料,“有专业水准,才能让当事人信任;能突破思维限制,拿得出调解方案;还要会察言观色,猜准当事人的心理,才能推动调解。”

  与工作相守

  做法官让她变成更好的自己

  虽然结案快,但陈惠清在每个案件上花的功夫可能比很多法官都多,时间从哪儿来?除了靠高效率,也靠她自愿加班。她倒是甘之如饴,“我喜欢这份工作,就想把它做好。要做好,怎么可能不花时间?”

  她的加班原则很简单,“今天计划的事情做完就算完,没做完就多加会儿班。”听起来这似乎是份苦差,但知乎上常见的“如何平衡工作与生活”问题在她这里根本不是问题,“工作时间多了,陪家人或者闲暇的时间当然就少了。但重要的不是时间长短,而是在那段时间里你有没有百分之百投入。”

  她是那种做什么都百分百投入的人。朋友送了个运动手环,陈惠清就开始跑步,两个月内练到了能不歇气跑10公里;在微博上刷到了海昏侯墓出土的消息,她就火速买来两本书研究,趁着最近的假期跑到南昌去看展。

  她在办公室弄的小书架也承载了不少爱好,比如《故宫辞典》,就是她为了配合观看纪录片买的,“那些雕梁画栋都有名头,看到不懂的就翻一翻,很有意思。”还有《红楼梦》,她专门买的周汝昌校订批点本,“少时读红楼是一种感觉,现在办案见人见得多了,再读红楼,又是另一种感觉了。”

  很难说是这种性格让她适应并热爱法官这份高强度、高压力的工作,还是她为了热爱的法官事业在不断调整着自己的脚步。只有一点是确定的——她热爱法官这份职业,并且愿意为之奋斗终生。

  【记者手记】

  珍稀的品质

  “本案依法由湖里区人民法院代理审判员陈惠清依法适用简易程序独任审理。”这是陈惠清第一次作为法官独立开庭时,进入法庭后说的第一句话。记者问她当时在想什么,她回答,“我要对得起身上的制服,对得起背后的国徽,对得起自己对法治的信仰。”

  再高大上的话,陈惠清说出来都显得非常合理,因为只要你认识她,就能感觉到她有多么热爱和崇敬法官这份职业。那种正能量的浓度会让人不由自主地羡慕,希望自己也能像她一样热爱某件事情。这在年青一代普遍有职业、目标和生活焦虑的今天,几乎称得上是一种珍稀的品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