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媒体看法院
海沧陪审员:群众感知公平的“耳目”
文字来源:厦门电视台    发布时间:2017-06-28    字体大小:
  福建省厦门市海沧区人民法院坚持从区情出发,大胆探索,先行先试,通过改革合议模式、海选、建立专业团队等形式推进人民陪审员工作,让陪审员成为人民群众了解法院工作、感知公平正义的“耳目”,不仅有助于矛盾化解,而且推进了阳光司法,增强了法院的公信力。

    改革模式 从此专注“事实审”

    在海沧法院,人民陪审员只进行事实审理,不参与法律适用——这是2015年4月该院被确定为“全国法院人民陪审员制度改革试点单位”后作出的第一项调整,为“事实审”与“法律审”相分离的合议模式做出了有益尝试。

    “以前让陪审员既讲事实,又讲法律,很多陪审员在法庭上听得倒是挺认真,一到讨论阶段就成了锯嘴葫芦。”陪审员制度负责人刘建忠介绍说,“过去牵涉到法律问题,陪审员即使有想法也不太敢说,生怕在法官面前班门弄斧。现在只参与事实的认定,陪审员们仿佛到了主场,总能联系生活实际给出自己的见解,经常能提供法官没想到的视角,给案件审判提出新的思维。”

    “这是海沧法院陪审员制度改革迈出的一大步,也是最受我们陪审员欢迎的‘最实一步’。”人民陪审员黄耀庭评价。

    想方设法让陪审员更深度地参与到案件审理中来,其实也是有普法的考虑。在日常参审的潜移默化当中,不少陪审员也成了生活中的法律专家,自2012年开始担任海沧法院陪审员的熊雨平告诉记者,有时候朋友间讨论法律问题,如果恰好她参审的案件也有类似情形,就能以案说法,给出较好的建议。

    对熊雨平来说,参与庭审也是向法官“偷师”的机会。“有些法官很能把握庭审节奏,在调查环节问的问题也都正中要害,非常专业。” 熊雨平说。曾在公安系统工作多年的她,原本就对刑法、刑诉法等方面的法律问题颇有研究,每次开庭她都会仔细做做功课,在心里先下个判断,再与法官意见对照,总能学到新知识。

    台胞陪审 从“单一陪审”到“多元调解”

    海沧法院在2012年6月成立涉台法庭,集中管辖厦门市范围内涉台的一审刑事、行政及民商事案件,台胞陪审员也相应而生。

    “在涉台审判中,我们对社会影响较大的刑事、民商事、行政案件,双方当事人都是台胞或者台资企业的民商事案件,或是当事人申请由台胞陪审员参加合议庭审判的其他涉台案件,我们随机抽取台胞陪审员与法官组成合议庭进行审理。” 海沧法院涉台法庭庭长陈志强介绍说。

    海沧法院充分发挥台胞陪审员其“同乡、同业、同情”的先天有利优势,对涉台案件的调处起到了巨大的推动作用,促进大量涉台案件的案结、事了、人和。2015年以来,该院涉台法庭台胞陪审员共参审案件370件,调解撤诉265件,调撤率71.62%,另外台胞陪审员还协助涉台法庭成功对858件简易程序案件调解撤诉。

    “海沧法院涉台法庭会不定期组织召开台胞陪审员业务会议,向我们通报涉台案件审理概况及陪审员参审情况,指导我们共同对涉台当事人、台资企业且具有普遍影响力的典型案件的事实、法律问题进行集体讨论,形成多数意见作为法院办理相关涉台案件的重要参考,对于双方当事人都是台湾人或台资企业的,还征求我们关于台湾地区处理类似案件的做法。”厦门市台商协会副会长、台胞陪审员谢苍发告诉记者。

    此外,为保证涉台案件审判质量,海沧法院还充分发挥台胞陪审员沟通两岸的桥梁纽带作用。至今已有包括台湾地区法官在内的200余人次司法专业人员来访交流,举办了两场两岸司法实务研讨会,海基会前董事长林中森也专程到访。最高法院院长周强在视察海沧法院时接见了台胞陪审员,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内务司法委员会副主任委员汪毅夫在视察该院时旁听了台胞陪审员庭审,都对该院的台胞陪审员工作给予了充分肯定。

    加大海选 从三人团到大合议庭

    海沧法院拥有一支152人的人民陪审员团队,这规模可不算小,而其中自2015年陪审员改革以来增加的人数多达105名,也就是扩增了两倍。这是怎么做到的?其实还要归功于海沧法院的“海选”制度。

    在海沧区,年满28周岁、文化程度在高中以上的常住人口都有可能成为陪审员,选任过程完全是随机抽选。这无疑增加了民众对重要案件审理的参与度。“通过一升一降,也就是提高年龄要求、降低学历要求,同时采用随机选任模式,我院陪审员的来源更加广泛,基本涵盖了社会各行业、阶层和年龄段, 更具有广泛性和代表性。”刘建忠告诉记者。

    2016年海沧法院一审普通程序案件结案数1076件,其中人民陪审员参与陪审890件,人民陪审员还参与刑事简易程序案件陪审29件,参与行政非诉执行案件合议庭审查、审判监督程序案件合议庭审查132件。

    每逢有重大社会影响力的案件开庭时,海沧法院多会采取“大合议庭”的形式,即三名法官加上四或六名陪审员共同开庭,轰动厦门的天湖城小区抢劫案就是一例。七人组成的大合议庭于2015年12月审理了该案,海沧法院在开庭前一天通过官方微信发布预告,开庭当天微信关注人数上升了九倍,公众参与司法的热情被充分点燃。

    在重大疑难、争议较大或社会关注度高的民事、刑事、行政案件中采用大合议庭制度,也是海沧法院改革陪审员制度迈出的重要一步。大合议庭成员哪里来?还是随机从陪审员库中产生。截至今年3月,海沧法院已采用大合议庭模式审理刑事、民事案件共22件。

    “为尽可能做到让人民陪审员均衡参审,我们将人民陪审员参审案件上限设定为每年不超过15件,对超过上限的先行屏蔽在摇号系统之外。”日常负责陪审员摇号系统的工作人员杜志龙介绍,对于设定参审案件上限大多数人民陪审员都是知情的,并且都对小杜的工作表示支持,一来,可以让更广泛的民意进入司法,二来,确保不会占用人民陪审员太多的时间,也不会出现“专职”人民陪审员。

    “案子办得好不好,看老百姓的反应就知道。对承担陪审员制度改革的海沧法院来说,陪审员制度越先进,群众对司法的参与度就越高,法院和法官在日常工作中受到的监督也越多,这是让权力在‘探照灯’下运行的重要体现。”海沧法院院长黄冬阳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