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法院文化 > 调查研究
子弹打穿“城堡”为何不违反法律
发布时间:2017-04-27    字体大小:

 

罗正环

作为2017年新年宣判第一案,美国联邦最高法院对备受关注的怀特警官枪杀塞缪尔一案进行了判决。
  案件事实:怀特警官未行警告即将塞缪尔在家中枪杀
  有两位女士在高速公路上拨打911电话,举报丹尼尔有路怒行为,还醉酒驾驶,疯狂地突然打方向。丹尼尔下高速后开车去了与其兄弟塞缪尔同住的一处僻静的房屋。
  晚上九点到十点钟之间,两位女士在高速公路匝道处将丹尼尔的车牌号给了先到达的警官凯文·特鲁斯代尔,州警察调度员确认了该车牌登记的地址是丹尼尔与塞缪尔的住地。
  两位女士离开后,警官瑞·怀特、迈克尔·马里斯卡尔与警官特鲁斯代尔在匝道驶出处汇合。三名警官一致认为并无充分的理由对丹尼尔实施逮捕。
  尽管如此,他们还是决定找丹尼尔谈谈,以便听取他对事情的陈述,并查一查他是否醉驾。随后,怀特留在匝道出口处,以防丹尼尔回来,特鲁斯代尔和马里斯卡尔各自驾驶巡逻警车前往保利兄弟的住地。他们到达调度员给的地址时,发现一座小山上的房屋里面开着灯,有两个人在房屋里走动。他们以隐蔽的方式靠近该房屋,发现了丹尼尔的皮卡卡车。马里斯卡尔随后联系怀特,怀特离开匝道出口处前往现场与他们汇合。
  大约晚上十一点,丹尼尔与塞缪尔意识到屋外有人,大声喊道:你们是谁?”“你们想干什么?警官答道:我们已经将你们包围了。出来,否则我们进去了。”“开门,州警察,开门。
  兄弟两人听到有人喊:我们要进来了。我们要进来了。后来丹尼尔说他们都没有听见警官表明是州警察。两人都拿出枪,一人对警官喊道:我们有枪。
  怀特到达现场时,刚好听到兄弟中的一个人说:我们有枪。他即拔出枪,隐蔽在离房屋前门五十英尺的石墙背后。几秒钟后,丹尼尔在后门用散弹猎枪开了两枪,并大声尖叫。再几秒钟后,塞缪尔打开前门,用其手枪指向怀特的方向。马里斯卡尔立即朝塞缪尔开枪,但未射中。四五分钟后,怀特开枪杀死了塞缪尔。
  该案件争议的焦点是警官后期赶到进行中的执法现场,未先行警告即开枪射杀房屋居住者,是否侵犯原告享有的美国联邦宪法第四修正案的权利。
  下级法院的判决意见:怀特警官过度使用武力
  塞缪尔的遗产代理人及丹尼尔对三警官提起诉讼。其中一项诉讼主张是警官侵犯塞缪尔享有免受致命武力的第四修正案权利,应承担责任。三位警官均基于有限豁免的理由申请即决判决。怀特另外主张,塞缪尔在本案环境下,免受致命武力的第四修正案的权利并未明确确立。
  地区法院否定了三位警官有限豁免的权利。美国联邦第十巡回上诉法庭认为,对于马里斯卡尔和特鲁斯代尔而言,他们的行为使得塞缪尔和丹尼尔为保卫自己的家而采取行动,这行动将导致怀特对塞缪尔实施致命武力。
  法庭对怀特进行了有区别的分析,因为怀特没有参与导致武力对抗的事件,也没有在那里听到其他警官对丹尼尔兄弟发出出来,否则我们进去了的命令,尽管怀特后到现场,只听到我们有枪。但是,怀特使用致命武力是不理性的。
  上诉法院裁决的依据是最高法院案例中概括性的陈述:(1)警官使用武力的合理性部分,取决于该警官在使用武力的那一刻是否处于危险之中;(2) 如果嫌疑人用武器对该警官进行威胁,警官为阻止其逃脱有必要使用武力,并在警告可行的情况下进行了警告后,也可以使用武力。法庭认定,处于怀特处境的理性警官会认为,除非他从石墙后面出来丹尼尔兄弟不会射中他,所以未预先警告塞缪尔放下武器是不会使用致命武力的。
  最高法院的意见:怀特警官并未违反明确确立的法律
  美国联邦最高法院认为,当官员的行为并未侵犯一个理性人会知道的明确的法定的或宪法的权利,即产生有限豁免。虽最高法院的案例法对于明确的权利并不要求有直接适用的案例,然而现存的先例必须使该立法或宪法问题不存争议。换而言之,除明显不合适的人和故意违反法律的人以外,豁免权保护所有的人。明确的法律不应是高度抽象的法律,该法律必须能够直接适用于案件事实,否则,如果只要原告主张被告侵犯了其抽象的权利,被告就要承担责任,这样有限豁免规则中的豁免权实际上就不复存在了。原审合议庭多数意见未能指出有这样的先例,即在与怀特警官相类似的情景下采取行动的警官被认定违反了第四修正案。
  原审多数意见并未认定怀特没有进行大声警告之类的行为即已构成对第四修正案的违反。事实上,因怀特后到现场,该案存在一系列独特的事实和情况,怀特的行为并未违反明确的法律。怀特警官后到执法现场,他以为先到现场的其他警官已经实施了必要的正当程序,如表明警官身份,并没有明确的联邦法律不允许他有这样的认识,也没有已经确立的第四修正案原则要求怀特在这种情景下必须要正确地预测到其同伴警官先前采取的措施。
  本案的启示:公益与私益的权衡取舍
  美国联邦宪法第四条修正案是美国权利法案的一部分,旨在禁止无理搜查和扣押,并要求搜查和扣押状的发出有相当理由的支持。早在1604年英国爱德华·柯克爵士就在一个案件提出:每个人的房子就是每个人的城堡和要塞,他可在此保卫自己免受侵害和暴行,也可在此休息。此案及其学说被认为是美国联邦宪法第四修正案的根源。
  在本文所述案例中,怀特未先行警告即开枪将该房屋居住者杀害。警察行使的是公共职权,因而该案实际上涉及公权与私权的较量,涉及公共安全与个人人身、财产权利安全的平衡。下级法院与最高法院意见相反,下级法院的判决维护了私人利益,而最高法院的意见给予警官更为宽松的执法环境。
  从裁判思路来看,下级法院的判决着眼于特定情境下对理性执法者的应然要求,而最高法院的意见基于对明确确立的法律的考查,新情况无先例,不构成对明确确立的法律之违反。美国警察是否存在过度使用武力的问题引起广泛关注,对于本案中怀特打穿城堡的子弹,美国联邦最高法院给予了正义的评价。该司法意见的意义非止于个案的裁决,更是对社会问题作出的司法回应与指引。

                         
                     (作者单位:安徽省蚌埠市中级人民法院)

来源:人民法院报